您的位置首页 > >社会公益 > > 援助行动

祁 连 日 记——之六十二

发布日期:2017-05-15 10:22:45


2016.12.19,星期一,晴    张秀洲

每一位来高原的人都对睡眠有自己的理解,这几乎是每次聚会聊得最多的话题,记得上次高亚部长给大家分享防治失眠的方法,就激起大家热烈的讨论。有人提倡早睡,有人建议晚睡,还有热水泡脚、洗热水澡、看书、听歌促进睡眠,更有甚者建议通过饮酒改善睡眠,对饮酒量的多少都有不同的认识。但是失眠对大家来说已成为常态,甚至造成了严重的心理负担。两个月的时间,失眠问题仍然无法解决,只能寄希望回归到平原以后再去适应,又担心这种失眠成为习惯,变成高原带给自己永久的纪念。黎明时分,再也没有一丝睡意,脑内混混沌沌,时断时续的梦境,朦朦胧胧的恍惚,仿佛已经沉睡,又仿佛一直清醒,一夜的挣扎与纠结,一夜的翻来覆去,索性早早起床,开启一天的生活。

两天没到病房,患者里面出现了一些新的面孔,腹痛患者的胸片结果显示有空洞型肺结核,建议行腹部彩超检查,鉴别是否为结核性腹膜炎。8床高血压病的患者血压已经平稳,心电图提示缺血改变,注意调整用药。5床新生儿的颅脑CT已经完成,散在的低密度影提示缺血缺氧性脑病的程度,给予吸氧、降颅压、营养神经治疗。病房西侧已经装修完毕,大家忙着搬东西,东侧的病房、办公室、值班室全部搬空,走廊上一片狼籍,护士姐妹们来来回回忙个不停。自己也帮不上忙,就回到旧办公室看看,在医院两个多月时间,这里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,也许下次有机会回来,这里会变得面目全非,找不到熟悉的曾经,连回忆都会变得凌乱不堪。

十点半左右,沈国荣院长约我到办公室,见面才知道,离院的通知已经正式下达,本周四中午我们就会登上回家的飞机。终于收到了官方正式的通知,内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兴奋,或许还有一份失落。那份通知的正面写着团圆,背面却是分离,人生就是这样纠结,得到和失去就是一对孪生兄弟,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完美的结局。沈院长的盛情才让我能够成行祁连,来院以后,沈院长反复嘱托科室的兄弟姐妹照顾我、关心我,让我尽快的融入这里,将自己变成科室的一员,每次有什么活动都会带上我。更忘不了的是带我到家中做客,就像是相处了多年的朋友,一起玩闹、一起狂欢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有,期待再次相聚的日子,找寻曾经的快乐和美好。和沈院长相约,一定要带着医院的兄弟姐妹来滨州,我们也会定期回祁连看看,共同守护好这份珍贵的友谊。

回到科室,看到大家忙碌的整理房间,收拾物品,自己追着到处抓拍,留作日后的回忆。坐在办公桌前,那种深深的伤感涌上来,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不敢和同事提及太多离别的消息,希望自己能够洒脱的挥手道别,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留在这里。

先巴才让兄弟是我来医院后第一个共事的朋友,还记得刚见面时的场景,我问他怎么称呼,他说我叫先巴才让,先巴是弥勒佛的名字,才让是长寿的意思,大家都习惯称呼他为先巴大夫,但是我更喜欢每天才让才让叫个不停。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聊天,听才让兄弟讲述祁连的风俗习惯、各民族的文化特色,让我一点一点的认识、了解祁连。周末闲暇时间,才让兄弟也经常到公寓陪我们聊天,开车带我们出去看看祁连的美景。就要离开朝夕相处的兄弟,内心满是不舍和遗憾,中午电话告知要回滨州的消息,在楼下等着见面,和兄弟郑重道别。或许在分别的时候才明白道声珍重还需要那么坚强,说声兄弟再见是那么的悲伤。